平常我根本不會去看國會投票,不過昨天看了健保改革投票,因為這太重要了,關係到我回不回台,最後 219-212 七票之差通過,Obama 在就職一年多就達成五十年來很多總統想做都沒成功的歷史性成就

   現在的私人保險制度是怎樣運作呢? 直接用例子說明,假設我有癌症,必須要做某種昂貴治療,得事先跟保險公司申請,標準作業程序都是先 denied,因為要省錢,然後我得寫申訴信,這一來一往起碼幾個月,答案可能又是 denied,就算接受也錯過治療的黃金期,如果不通過他們審核直接去做是絕對不會給付的,而且我在這延宕期間死了最好,case closed.

   就算大難不死過了這關,我在他們檔案裡會被列為高危險群病人,標準程序是大幅提高我的保費,就算每個月保費幾千美金也不稀奇,真正目的是讓我付不起退保,因為只要我還是客戶就是潛在的賠錢水龍頭,對保險公司來說最好是只留下定期繳錢的健康客戶,攆走賠錢的慢性及重症病患,其他家也是一樣想法不敢受保,所以沒有保護傘的我出一次車禍就準備賣房子傾家蕩產,我聽說有個得過癌症的女人每個月保費一萬美金!還有受過家暴或是剖腹生產過的女人也被列為高危險群

   這違反人性的做法怎能視而不見呢? 遺憾的是很多抗議者跟共和黨的基本態度就是健保不需改革,因為他們覺得窮跟健康都是個人責任,只要努力工作就不會失業或付不起保費,這些大病也不會降臨在他們或親人身上,但事實是努力工作的人還是會失業,得癌症的人很多是不煙不酒,不能說窮或生病就一定是懶或想伸手要錢,這個影片就是一群反健保者圍著一個帕金森病患說他想吃白食,還拿錢丟他,看了血都沸騰,很想把那丟錢的打到住院享受他的保險:



   為什麼不如共和黨說的,現在國家財政這麼困難,緩一緩再做呢? 因為共和黨沒有一丁點改革的意思,最好證據是近三十年來共和黨執政二十年,有意思的話早做了,自古以來他們都站在反社會福利跟反平等民權的一邊,健保改革只有在總統跟國會都是民主黨多數才能進行,當民主黨總統/共和黨國會時法案根本不會通過,共和黨總統/民主黨國會時總統根本不會簽署,總統國會都共和黨時是想都別想,無心改革但又不想被貼反改革標籤,最好辦法就是永遠都在"研究"而不開始做,上次健保改革運動被擊敗是 1994 年,錯過這次機會又要等二十年

   這個法案我還是不滿意,還是沒解決保費隨健保公司高興調整的問題,不過沒通過這個的話就不會有後來的微調,沒有重大改革是一次就做對的,漏洞必須經過社會實驗後才能補上,即使目前只有 40% 贊成又怎樣,民意如流水,只要自認正確又有 40% 支持度就足夠理由去做,等著看下個月民調就會破 50% 了,領導者不該被短期民調桎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tl 的頭像
mtl

Mtl's Hanger

mt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la817291
  • 所以說美國的健保與台灣還是有很大的差異,台灣的有點像社會福利,採單一<br />
    費率,而且保險公司只有健保局一家.
  • 台灣本來是很多人沒有保險,可以從最合理的 single payer 做起,美國大部分人已有紙糊的私人保險了,要搞 single payer 就得把這些人的保險去除,幾十年內不可能<br />
    健保本來就該是社會福利而不是有錢人的特權,不該對抱病投保的人加收,健康人繳的錢該用去保老的病的,這樣我老了病了才有健康人來保我,如果是私人保險我繳的錢用在我身上,必定是越高風險者繳越多

    mtl 於 2010/03/23 09:35 回覆

  • la817291
  • 說起來台灣的健保有社會主義的影子,國家做莊家,用齊頭式的平等滿足最基<br />
    本的百姓醫療需求,這種制度在未開發或開發中國家或許可行,但在富人與窮<br />
    人兩極化增多的已開發國家則會有問題,因為富人就像共和黨一樣不願替窮人<br />
    背書,舉世皆然.而台灣已接近已開發國家的程度,真正的中產階級逐漸減少而<br />
    處於槓桿兩頭的富人與窮人比例卻大幅增加.齊頭平等式的健保制度遲早會有<br />
    問題,因為醫療品質只會因為齊頭式的平等而停滯甚至逐步下滑,滿足不了逐<br />
    漸增多的富人,也會被逐漸增多的窮人所吃垮.
  • 富人該多付點錢,即使我是富人答案也一樣,總比美國現在現象好,賠錢的生意政府不做誰來做呢?

    mtl 於 2010/03/23 10:06 回覆

  • 王大師
  • 健保是個利益大餅,要國家負擔,保險公司會反撲的,吾兄這篇寫得很<br />
    好,我會常來。
  • 謝謝光顧,一直談政治跟哲學也很累的,而且結的敵人比交的朋友多,有空常來

    mtl 於 2010/03/25 03:5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