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有靈感跟動力發文,最近食安問題給了些動力,一家食用油出包報紙可以一個禮拜每天寫五六張全版,而中國企業無擔保向台灣銀行借款,台灣人上兆台幣隨時會被倒債的新聞頂多一兩天全版,足證台灣人只要眼前有吃跟有賺,不在乎什麼公義跟遠景,民族性就是鼠目寸光

     健全的公民社會能以法律跟自由市場排除無良企業,偶發的單一壞人容易排擠,如果壞人層出不窮就是體制的產物了,肆無忌憚的味全魏家是長在裙帶資本主義(crony capitalism)的土壤上,如柯 P 所講的若不檢討體制,就算幹掉一個魏家,還是會有千千萬萬個魏家出現

     Crony capitalism 就是官員濫用權限將好處給關係好的企業,企業以金錢跟支持回饋官員,以權攢錢,以錢養權生生不息,據我的觀察,同樣叫裙帶資本主義,中式跟美式的運作基礎相當不同

     中式裙帶資本主義奠基於中式傳統思維: 人民能持有性命財產都是皇恩浩蕩,不爽就可以隨時拿走,在規定一黨專政的中國只有共產黨員能當官,一群不用經民意檢驗,近親交配出來的官員設下重重關卡來卡想做生意的人,想過關就先留下買路財,人人都知道在中國不賄賂,不請官員吃飯泡溫泉就不能做生意,即使做成生意,哪天還是可以"依法論法"以行賄來辦你,現在台商主動配合或被脅迫支持共產黨對台灣任何作為,乖就幫你拆屋圈地擺平騷亂,不乖就來查稅跟"關懷"工人人權

     美國人天性不相信政府,其裙帶資本主義上下位是顛倒的,選舉要很多錢,所以想從政的要去親資本家的戒指求政治獻金,在台灣年營收兩千億的林義守(73)向一個小小國台辦主任張志軍(61)九十度鞠躬,在美國是 Obama 要去拜託 Apple,Amazon 將工廠留在美國

10450426_679766588762215_1403362493847202790_n.png

     美國政客跟政黨收政治獻金,怎麼回報金主呢? 幫能源,金融或電信等容易獨佔或寡佔的暴利產業解除管制,立法給補助跟減稅,地方政客的話就是將公有土地賤租給金主,不經競標就給合約,壓抑工會組織跟基本薪資調漲,放鬆環保跟勞動環境法規,你抓我的背,我抓你的背,民主黨固然非白紙一張,仍是有幾個指標性對抗金權人物,共和黨幾乎是百分百跟大企業站一起

20120828-212214.jpg

     2010 一個最高法院判決 Citizen United vs FEC,推翻了之前限制企業在選前兩個月攻擊候選人的法律,認為企業是人也有言論自由,乍聽之下有道理,實際上後果是災難性的,一個大企業跟一百個無名小民都可以各捐款一百萬給候選人,但是大企業立場清楚,違反其立場那穩損失企業的一百萬,相較之下違反人民意志的損失不見得有感; 再者,電視頻道跟報紙都是有限的宣傳資源,大企業可以買十個廣告,小額捐款的只能買一個,容許大功率的大聲公進球場不是追求公平,而是破壞公平

     提到國民黨,就帳面數字他們收的政治獻金還比民進黨少,如果數字沒造假的話,可以說他們比較不受金權左右嗎? 哈哈,因為國民黨根本不用收獻金,國民黨實際上是一個黑道企業,用公權力獨惠黨營事業,旺旺頂新等台商則是更黑的共產黨出借給國民黨的大聲公

     裙帶資本主義幾乎是被所有的小民們唾棄,那怎麼對抗呢? 很有意思的,台灣人大多認為要修理頂新,必須給政府更大的權力檢查跟處罰,美國右派則是一面倒認為該削減政府權力,因為政客跟企業同床,給他們更大權力還得了? 要判斷哪一種主張合理,不妨問自己這個問題: 是政府逼企業變壞,還是企業腐化政府?

394056_259904957413311_103005129769962_628207_1229864289_n-e1327167518359.jpg

     右派看的是政府量身訂做限制,讓政商關係好的企業而非品質最佳的企業出頭,Obama 喜歡再生能源,補助幾家太陽能公司被批評是回饋金主跟在自由市場挑贏家,政府當然可以選幾個有遠景的產業來扶植,像美國六十年代太空計畫,投資太大私人公司難以快速獲利,官方研發的技術讓今日民營太空公司受惠,儘管如此,政府在決定哪些產業值得扶植時,絕對不能有回饋選舉支持的因素

     傳統石化能源產業,金融銀行一面倒的支持美國共和黨,換得毫無保留的抵制全球暖化跟金融管制,企業跟人一樣都很短視,願意冒長期的風險去爭今天的蠅頭小利,用來檢查的時間都是不能用來生產的損失,任何處理污染設備跟費用都是報表上的紅字,真有污染跟崩盤就讓社會跟環境吸收,這些不用政府教自然就會做的,毒販腐化警察,所以該裁減警察經費,讓他們更不能做事?

     所以吵政府該更大或更小是搞錯重點,真正該做的是怎麼確保政府決定國家走向時沒有私利或回饋成分,同時又能替大老闆--人民阻止企業求私利時走旁門左道,沒有除掉鉅額政治獻金前是不可能

     台灣雖然有選舉,裙帶資本主義型態還是偏向中式,特別是共產黨在背後下指導棋,如果台灣人真的厭惡裙帶資本主義(我觀察是能利己就支持,利不到己的就反對),終結政府被財團跟利益團體綁架,讓政府重新成為人民代行者,治標方法是完全公費選舉,除政府資金外禁止一切捐獻,強制電視台供給廣告時段,候選人就不會有明顯的金主必須聽命,不過治本方法,還是要設計讓園丁性格的人能從政的制度

     什麼是我講的園丁性格? 給大多數台灣人一塊草皮會想辦法拿來賺錢,出租給攤販或賣給建商,但有些奇怪的人會想把草皮養好,養好草皮要花錢跟時間又沒任何經濟利益,他們的成就感在於養出欣欣向榮的草地,人民就是一根根草,"聰明人"賣了人民,肥了自己對人民卻是災難,園丁性格的政治家把別人的蓬勃發展當成對自己的肯定

     天下有這種傻瓜嗎? 在大學服務性社團就有這些人存在,從這些人找出有管理能力者,不是比期待花千萬選上,卻要他們不回收投資而先顧人民跟國家利益更可能嗎?

     給予民選官員跟民代優渥待遇,官舍跟配車,但同時規定不准有薪水外的收入,三等親內不得有人當企業管理階層,任內及任後三年內不得買賣房屋土地跟股票,讓"為民喉舌"不再是有賺頭的生意,真的只有園丁性格的傻瓜才會去想選舉了,在政壇累積有利他性的人,才是政治清明的開始

     我知道要一堆靠目前模式選上的人通過讓選舉無利可圖的選舉法是很難,不過丟出一個 idea,才有人能傳播出去

mt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cGamer
  • 老大可以開一篇文章討論本屆的美國期中選舉嗎?
  • 我本來就想寫了,一天就會出來

    mtl 於 2014/11/06 00: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