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fe_image.php.jpg

     我沒有醫科或精神科學位也沒見過本人,憑什麼來診斷柯 P 呢? 在我這退休科學家眼中,失言跟不會察言觀色是傑出科學家的通病,理解他們內建 OS 後一切都不再不可預測:

     1.傑出科學家對於事跟物的興趣遠大於對人的興趣

     2.他們做什麼事跟設計什麼東西都想辦法達到最佳效率

     3.人跟物只分有用跟沒用,大丈夫不需要私交

     例子一: 柯 P 說想把英國官方代表送的錶拿去回收賣錢,單純因為錶對他沒用,他還不能體會重點不是禮物本身價值或效用,而是人與人,國與國的連結

     例子二: 柯 P 對於自己選舉花費錙銖必較,世大運把台幣當金紙燒耿耿於懷,因為能用一塊做到的事他就不想花一塊半,事跟物在沒還達到最低可能花費,最短時間跟最好效果前,他會一直嗡嗡嗡

     例子三: 台北市警察花十二天,沒駁火沒傷亡的逮到雙屍命案歹徒,他第一句話居然是"都知道名字了,怎麼還要花那麼久?" 本意並不是責備警方慢,而是他還在想如何簡化流程,改進資料分析好更快抓到人

     例子四: 柯 P 對於羊年花燈喜咩看得超乎儀式性的仔細,第一句話是腿怎麼粗得像牛? 也是一樣,他老是在找事物不符合認知或未臻完美之處

     例子五: 他自嘲記不住人名,因為他在意的是這人的工具性,跟麾下三十年的部屬,葉克膜護理師私下互動也遠不及一般共事三十年該有的程度

     送他去上國際禮儀課改善也很有限,五十六歲的人能怎麼改? 這也是我樂見他當行政院長,但怕他當總統的主因,不過柯的失言是好於別人成功時澆冷水,從沒講出類似"你這不是見到我了嗎?","等我講完再救你","我把你們當人看"這種螞專屬的失言,螞的失言模式是在別人不幸之時引用數據辯護其實沒那麼慘,或提出自以為聰明的解決法

     我沒讀過賈伯斯傳,但旁敲側擊得到的印象是超強行動力跟創意,不怕犯錯,崇尚極簡(在世時堅持 iphone 只有黑白兩色),脾氣暴躁,會叫在電梯躲避他的員工直接滾蛋,撇開賈伯斯愛賺錢,柯文哲愛省錢這點,賈伯斯就是科技界的柯文哲,或柯文哲是醫政界的賈伯斯

     台灣目前制度最大問題是太講人際關係,模糊黑白,不就事論事,浪費行政資源來籠絡人心,但好人們或區從於"沒選上就改不了革",用任何手段先選上再說,最後變成自己原先要打倒的對象,柯文哲已經證明一個不用靠派系支持,純看對錯效率的人能選上首都市長,他遙望陳定南,而將來的人或可從施政成功的柯文哲身上,找到一個繼續相信正義終究必勝神話的理由

mt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orris
  • 版主分析極是,心有同感,只是不知版主對柯P的國家(無關黨派)認同解析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