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3 年有波士頓茶葉黨,2015 年有好市多牛奶黨

     不久前有個新聞,一個人進麥當勞訂了三百個漢堡說要給進香團信眾食用,待會再來拿,做好三百個漢堡後卻遲遲等不到這個人,我不知道後續如何,找到這個人沒有,就讓我假設一下: 這人被肉搜到了,他卻義正辭嚴的說"麥當勞漢堡高脂高鹽高熱量,用的牛肉雞肉都被打生長激素跟抗生素是不健康的食物,我這麼做是為了人民健康的大義!"

     這人一定被鄉民噓爆,但我看不出來他跟為了同樣大義,去好市多秒買秒退林鳳營的牛奶黨人有什麼不同?

     頂新黑心油被踢爆後我不買任何味全產品,而且本來就不喝鮮奶更不會買林鳳營,但這些牛奶黨人是對這個運動 cause 的污衊,兩點理由:

     1.民主社會人人都可以發聲,可以串連抵制特定廠商,但每個人的決定影響範圍只該限於自身,秒買秒退林鳳營,就是剝奪他人買林鳳營的自由!

     沒有任何理由或證據顯示林鳳營牛奶本身有問題,或由頂新魏家決定生產程序的,他們倒楣只因為被頂新入股,每買一瓶就是給頂新錢/贊助頂新,基於此我抵制味全不讓頂新拿到我的一毛錢,但我必須尊重別人跟我不一樣看法跟繼續選擇林鳳營的自由,我最多能做的只是說服他們加入抵制行列

     2.為何挑好市多做這事,不挑小七跟大潤發? 因為好市多被公認是對消費者最友善的大賣場,基於相信顧客"購買產品當下是真誠,而退貨也純因為不合用跟不滿意"的先置信賴無條件接受退貨,如果一開始就沒真打算購買的人,怎可在這條政策保護之列? 優等生被牛奶黨人懲罰,對消費者戒備的正常商家沒事,趾高氣昂的牛奶黨人心安嗎?

     一堆讚許這種行為的理由也令人搖頭,其中之一是退換貨只是增加員工很少很少工作量,這是理由嗎? 我讓我小孩(目前沒有)尿在麥當勞地上,說反正他們員工常在拖地,不會增加工作量,這能被接受嗎? 故意增加別人麻煩,那怕一丁點都不行

     好市多的政策不是法律,他們想改就可以改,我建議他們改成"生鮮食品購買未經二十四小時不接受退貨",牛奶黨人認為秒買秒退不會麻煩好市多員工,那自己買一車林鳳營搬到車上,明天同一時間再開回來退貨,有很麻煩嗎?

     再來是"之前抵制沒效,這次頂新慌了,證明真的有效",隱藏在背後的邏輯就是"在達到我設定的目標前,手段可以越來越激烈",這種危險的道路

     美國反墮胎運動者堅信"每一個胎兒都是神賜禮物,不得提早終結"的大義,自己家裡相信並力行也就罷了,但他們不准不相信這點的人去墮胎,很久前最高法院裁定墮胎是憲法保障的隱私權,這群人轉而騷擾各地的協助墮胎機構跟診所,在門口羞辱上門的女人,跟蹤醫師跟護士並公布個資,遇到不知好歹的墮胎診所,終於用上槍殺跟放炸彈的手段,而且相當有效,上禮拜就有一例

     我當然不相信在台灣,林鳳營牛奶黨人會走上槍殺跟放炸彈之路,但是仔細想想,如果惡搞好市多仍不足以讓頂新屈服,是不是該有下一步? 下一步離墮胎運動的 final solution 又有多遙呢?

     我看還有人引用當年爭取台灣民主抗爭的過程,覺得秒買秒退行動是在效法黃信介林義雄等人,拜託,他們是真的付出自己跟家人的青春,金錢,甚至性命,牛奶黨人除了花五分鐘把十幾桶林鳳營搬到結帳台,自己犧牲了什麼? 就是捨不得 10% restocking fee 才挑好市多下手,還賒言犧牲啊? 偉大是建立在犧牲無辜者上嗎?

     人有個相信的大義並力行之很好,但不該鄙視做不同選擇的人都是愚昧跟反進步,更不可剝奪別人的決定權

mt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快的不得了
  • 跟版主研究一下。
    1.麥當勞餐廳賣的或許是垃圾食物,不過不是黑心食品,或是關係企業屢屢生產黑心食品。
    2.秒退這個行為既不帥也不拉風,搬貨退貨的當下周遭有數十對眼睛看著一個人,也有可能遭到反對的人斥罵,這是成本,行為的當下或許不如你所想的那麼趾高氣昂。
    3.尿在麥當勞地上純粹是控制不住排泄,並沒有要透過這泡尿引起什麼議題的重視;如果你讓小孩(如果有的話)尿在王如玄競選辦公室門口,一些人就會想去了解這是否是軍宅被誘賤價出售的家屬?還是只是中國觀光客等等...
    4.抗爭一定會造成別人麻煩,行動者自己去拿捏力度多少,太過頭會反噬,例如去賣場在林鳳營上灑去漬油點火;最不影響人應該是在家裡看頂新然後罵髒話。
    5.秒退不是一開始就出現的,當許多人發現體制內根本擋不住這隻怪獸才決定要加重力道的,記得30E食安基金吧?現在變屁了。那些老揮阿在躺在列車前面之前,也作了超多不妨礙他人的抗爭。
    6.這點是自己有限的經驗推測的,錯誤的話這點刪除;當廠商跟通路都一樣大時,面子看通路,除非你的產品同時具備特殊性跟銷量。例如你是iphone,iphone就是iphone,架上擺很多htc三星sony白牌機,還是沒iphone,林鳳營鮮奶我看不出有這種不可替代性,所以我覺得上架的可能性比買斷大。
    報告完畢
  • 第一點,重點是那人討厭垃圾食物的大義有比牛奶黨討厭黑心食物的大義等級低嗎? 怎樣的大義才對每個人都是大義? 而且牛奶本身沒問題,有人否認這點嗎?
    第二點,怕被指指點點,這也算犧牲嗎? 被拘禁,花錢,受傷,這些才算犧牲吧
    第三點,重點是不能因為員工反正都得拖地或搬貨,就合理化騷擾的行為
    第四五點一起講,一般集會遊行是對政府的抗議,保障集會遊行權是民主的基石,容許短期的妨礙交通,秒買秒退是對私人企業的抗議,還傷害到好市多跟其他消費者,層級差太多了
    最後,私人對企業除了上法院,到企業總部抗議外就只該做到抵制了,以上的不該做,我討厭中國時報,旺旺賺不到我一毛錢,但我可以把報架上的中國時報全部潑水,讓別人不想買嗎? 若我被准許這麼幹,那也一定有人會為他們"中華民族一統"的大義銷毀自由跟蘋果,不是嗎?

    mtl 於 2015/12/19 13:33 回覆

  • 訪客
  • 如果改用某個角度去想,你反而會覺得這個方法在台灣是蠻不得已但又務實的,這角度就是你祖國偉大的戰略家(雖然我比較相信他在解放戰爭大部分的戰略指示都是蘇俄幫忙擬定的)-毛主席曾講的: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
    在台灣,遊行抗議早就證明對財團沒用(尤其是靠13億張嘴的),那抵制呢?由於螞政府8年的光風霽月嘴砲作為讓人民收入到退,商人只要打個折,什麼抵制品只要便宜賣還是照樣熱銷(題外話,2百多降到130幾,砍了將近四成還有賺頭,你可想像商人當初到底削了多少?),
    讓商人會怕的方式跟打仗一樣,只有讓它斷指(賠錢)一途,但在國外這種斷商人手指的工作通常都是政府在做,同樣的事情放在歐美往往就是一個天價罰款再加一個天價集體求償,所以你可以發現,歐美人士大多會覺得牛奶黨的做法很蠢-因為根本輪不到歐美人民來動手,但在台灣呢?現在一個公部門判胃家無罪,另一個公立學校的校長又呼籲抵制鼎腥,連到底它們的產品有沒有問題都沒有一個政府機關可以講清楚,公部門含含糊糊各唱各的,好像忘記自己是一體的,人民要怎樣適從?如果台灣政府也能學歐
    美做,那胃家就會被罰到連味全都會被迫脫手,然後離開台灣,所以壓根問題是出在哪裡?或許這些牛奶黨應該考慮轉向怎樣斷到公部門的一根手指-比如動到他們的福利或年金,今天如果連帶痛到公部門,或許可能就沒有這些浪不浪費的問題了



  • 討厭一個人,非要弄到他死,別人都不准跟他往來才罷手嗎? 恐怕大多數人都不會同意
    我討厭旺中,怎麼讓他們退出中時中視跟中天? 蔡旺旺根本不在乎台灣市場賠錢,只要自甘當對台灣的傳聲筒,祖國就讓他們大賺,去超商報架上倒水當然沒用,那是不是該做到讓他會痛為止? 有沒有一條界線是不該跨過去的?

    mtl 於 2015/12/21 23: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