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是浩鼎案的科學面,現在來談政治面跟商業面,第一個該銘記的教訓就是利益迴避

     美國政府傳統上是不扶植任何產業,不挑重點企業來補助的,就算登月這種歷史大事,政府也只是開出規格需求,讓各個國防機工廠商去競爭投標,現在更是完全倚賴民間企業發射火箭了,因為美國有冒險文化,再瘋狂的想法都找得到贊助人跟投資者,但台灣還不行,民間資金都在房地產,政府資金都在養公務員,挑幾個有成為台積電潛力的重點投資是必要之惡

     美國企業捐政治獻金是不會直接得到回報的,政府只會通過減稅或鬆綁管制讓整個產業受惠,而企業贊助任何人,學校,團體是幾無限制,那如果由蘋果三星贊助一個大學實驗室,研究結論是電磁波無害於人體,這能發表嗎? 是可以發表的,只要有公開此研究經費來源就沒問題

     2008 年政府不資助企業的規則被打破,金融海嘯捲倒銀行保險業,小布希政府不能每家銀行都救,問題是每間銀行都捐過大筆政治獻金給兩黨,Obama 上台後阻擋汽車工人失業潮,以政府資金挹注三大汽車廠商,他認為該開發石油外的能源,挑了幾家太陽能廠商補助,這些一樣在選舉中捐過錢給他,也許他真的是為美國公益做出這決定,但還是被釘很慘,最好的辦法是一開始就不要接受鉅額贊助

     先從單純的小英家族談起,小英的清白不是我主觀想像而是經認證的,騜用政法警特所有資源去挖小英的底,挖出來的居然只是三十年前,家族的平民土地買賣,加重香辛料想炒成醜聞,那表示小英從政以來真的是沒醜聞可挖,我想台灣沒一個從政者能經得起這樣檢驗,或許加一個陳定南

     小英家族跟生技界的淵源很深,2007 年若非她被中研院院士們請求出任不支薪董事長,說動家族投資,宇昌(現中裕新藥)就胎死腹中了,2009 下半年二哥投資浩鼎時騜才上任一年,斷無官商勾結利益輸送之理,所以過去非常乾淨,那她就任總統後的未來呢?

     蔡家宣布小英任內不再投資任何國內股票,財產全部信託,社會主流意見是要蔡家出清所有生技股票,要別人家產全交出來是很爽啦,但我認為這不合比例原則,如果只因為我的兄弟姊妹要當四年總統,就要我犧牲十幾年的投資,辭掉好不容易爬到的主管職位,我會非常非常幹,如果時間重來,我會反對兄弟姊妹去參選! 這樣是斷絕人才的來源

     題外話: 如果蔡家當時真聽話出脫所有生技股,不久浩鼎股票大跌,那中夭汪報標題就會變成"假利益迴避,實內線交易? 疑得知解盲失敗,蔡家四十億入袋" 幸好,幸好沒聽一群狗頭軍師的話

     小英當然要排除任何將國家利益輸送給蔡家的瓜田李下,但也要顧及人情跟實際執行面,我認為合理的作法是二等親投資都強制信託,土地交易公開,當主管的其公司不得參與政府標案,同時也要盯緊所有政府一級主管,官員下台後五年內不得去得過政府標案的企業任職

     第二個是翁啟惠院長,被記者要求評論解盲失敗,不幸的科學家都會習慣性的針對問題回答,結果真正放空的人被忽視,全去追殺他近四十歲的女兒居然敢賣掉兩千張中的十張?!

     我必須釐清一下中美親子觀念: 在華人圈中父母跟子女永遠是一體的,父債子還子債父還,兄債弟還"天經地義",當子女犯慘案時父母有連帶賠償責任,父母賺錢就想辦法給子女; 美國父母對子女的責任只到十八歲成年為止,子女也沒有奉養的法律義務,外面欠了多少錢,殺了多少人社會都不會追到父母身上,子女想買房子,父母大多是"借"而不是給,而 1979-2006 都待在美國的翁啟惠,思想美式也很正常,他或許認為女兒的財務不是他能代為發言的

     我不是說只要是美國回來的就不適用台灣法律,因為華人圈中裙帶關係是正常,主管人物的親屬是該受到檢視,只是看看事實面: 在解盲前她女兒只賣了兩千張中的十張,我如果知道股價會崩跌,怎麼只賣持股的 0.5%? 拿賣十張來當提早知道內線消息的證據,實在站不住腳

     翁啟惠以中研院院長身份解讀私人公司成果確有不當,但如先前說的,科學家習慣直接回答問題,畢竟這技術是他的孩子,而且根據法令,翁院長自己是可以擁有持股的,他選擇不要,結果自己持股沒事,遠在美國的女兒持股被 K,不過我還是建議翁院長辭職,不是因為他犯了什麼大錯,而是脫離公職後就沒有被懷疑利益輸送的束縛了,做一個企業家一樣能為國貢獻,前提是他沒被嗜血的媒體跟政黨惡鬥搞到心灰意冷的話...

     總結兩個例子,小英跟其政府主管必須未雨綢繆,消滅被懷疑利益輸送的可能性,生技只是五大新產業中的一個,2016-2020 是台灣轉變關鍵期,不能踏入任何醜聞的沼澤,遲滯了改革

mt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我不是學生化或醫藥的,不過依照資料,號頂這次的概念其實很早在生化醫療界就想到過,只是以往礙於無法做出複雜的生化分子而一直停在構想階段,翁院長偉大的地方在於他的一鍋法能做出這些複雜的東西,就像電腦發明後,很多事項才得以推行或發展一樣。翁院長是個非常難得珍貴的關鍵人才,如果不是基於出身台灣這分情感,我想國內根本連請都請不到他 (對比某個只待過香港一年,其他日子幾乎都是吃台灣米喝台灣水長大的,竟可以把台灣賣成這樣) 。另外話說回這次事件,我覺得有些狀況還蠻離譜的,最明顯的,如果我是隱眼良,我應該會先找大圈仔去把負責推動實驗/監控樣本(即參與測試的病人)的那些傢伙押去山上給埋了,解盲應該是屬於顯著不顯著的測試,樣本數是很重要的控制項,錯一個少一個,可能後續都是白搭,怎麼這次會搞到某些參與者(樣本)都失聯了(該部分是據報載轉述),還可以繼續若無其事的繼續實驗?這裡也可以看出翁院長應該也算是個好好先生(換其他大牌脾氣暴躁的可能直接三字經掀桌子好幾個月...),可能他也看到數據已經失真,所以才會單獨針對抗體方面發表看法(解盲失敗,但80%樣本產生抗體,你覺得這算結果了嗎?後續呢?),生技是小英重視的產業,但這次某些過程所顯示的粗糙也值得警惕不是嗎?
  • 所以上篇我才開宗明義說,浩鼎案是給台灣生技業的一帖疫苗,把潛在問題都暴露出來了

    mtl 於 2016/03/30 17: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