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sQa54.jpeg

     最近在舊書店看到久仰大名的<來生不做中國人>,標題來自 2006 年中國網易做了一個民調,題目是"如果有來生,你願不願意再做中國人",結果 65% 的不願再做中國人,我很震驚!

     我震驚的是居然還有 35% 來世願意再做中國人,莫說我講到嘴破的共黨官二代 75%,官三代 91% 有外國籍,連"建黨偉業"這種紀念樣板戲,主要演員都是外國籍,最差也是個香港人(不是我污名化喔,中國人自己抖出來的)

17896824.jpg

     共產黨壞是普遍的認知,不過兩岸飯桶派都有一個奇怪的信仰: 都是共產黨敗壞了我們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只要趕走共產黨,新中國必定能自由民主均富,重建漢唐大中華共榮圈! 看了這本書後,我發覺共產黨這種子落在最適合的土地上,沒有"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共產黨還不會長這麼旺盛,登革熱猖獗,環境髒亂都沒有責任嗎?

     綜合這本書與我觀察,我認為中華文化有四個最大毒瘤,首先是階級,自稱"禮義之邦",但是這個"禮"不是教人民要有禮貌,而是叫社會各階級不要逾越其本份,中華文化中統治權從來就是統治階級的禁臠,其他農工商做得再頂尖也沾不上邊,而進入統治階級的門檻一是血統二是考試,古代叫科舉,現代中國的科舉叫加入共產黨,因此別說一個無背景醫生不可能當上首都市長,中國甚至從來沒有廣義的民代過啊!

     在中華文化,對錯不是看道理而是看階級,凡有衝突就聽祖宗的,聽老的,聽男人的,聽長官的,聽老師的,聽讀過書的,以"敬老尊賢"的名義包裝起來,扼殺來自較低社會階層的意見

     中國人的奴性也是不惶多讓的驚人,中國的奴隸們比其奴隸主更堅決捍衛這個階級制度,中國人會抱怨,但寧可委屈自己也抗拒任何改變,不是口誅筆伐那些想打破後天人為框架的人破壞和諧,就是譏諷那些人不爽就去考進統治階級,我很自信的說,只要有飯吃中國人就不會動亂,中國朝代更迭要嘛是統治階級間的鬥爭,要嘛是異族入侵,平民起義只有劉邦跟朱元璋,他們也不是爭什麼人權,而是讓跟隨者相信他們有皇帝命,當皇帝後做跟前朝一樣的事

     一旦階級確立,中國人就不敢挑戰心理的界線,揚州八十萬平民居然沒人想到以十倍人力對抗僅持刀劍的數千清兵,寧可乖乖引頸就戮:

     "余讀《揚州十日記》、《嘉定屠城記》,余深嘆支那人種是天生在應行淘汰之列。蓋當時揚州城內、尚有人民八十餘萬,清兵來者不過數千,兩人敵一人,可以殺死四十萬,即以十人敵一人,亦可殺死八萬人。而其時人心渙散,尚各希冀免死,只思鼠走兔奔,不想集合大群,同心禦侮;至刀斧臨頭,則唯有引頸就戮而已。故往往聚數千百男女,令一兵驅之,如驅羊豕,莫敢發一聲者。夫人類究非牛馬貓犬,何以馴服一至於此?"

     第三個毒瘤是有私無公,中華文化中沒有公德觀念,只在乎我跟我家族利益,出了我家管他洪水滔天,從個人行為的隨地吐痰,讓小孩隨地大小便,住飯店要偷房間毛巾,用盤子剷起整盤蝦,吃不完也不讓別人吃,到社會層級的淘寶假貨,劣質品的食物奶粉,如果有一絲絲公共道德跟將心比心,以上行為會這麼猖獗嗎?

     義應該是"義所當為,毅然為之"吧,但中華文化"休管他人瓦上霜"的特性,惡行即使在眼前也會袖手旁觀的,我問過兩個受過高等教育的中國人,鄰家小孩哭嚎時會不會介入,答案都是不會的,而中國政府從不挑做生意的客戶,只要有錢就賣武器,就算知道會用來打平民,還能挑剔歐美干涉人權

     最後我能想到的毒瘤是對大一統的癡迷,中華文化認為只有自家人才靠得住(是嗎?),不是自家人就是遲早要加害我們的,因此不會跟另一個國家維持平等且友好的關係,只要眼界所及跟有能力就要征伐或逼其稱臣納貢,在同民族內也不容許有異見存在,沒有什麼就事論事,思想制度不同的話就必須分個高下然後統一,輸的那方下場都很悽慘

     真正民主制度不取決於有沒有投票,其公民必須具備四種特質: 相信人生而平等,沒有一個人高於另一個人; 勇於對抗不公體制跟壓迫; 有站在高處思考團體利益,關心非自身族群的胸襟; 尊重異見,接受好聚好散,傳統中華文化恰恰站在這四點的對立面,所以還敢說除掉共產黨,中國就能自由民主均富了?

     台灣難道不是中華文化能搞民主自由的證明嗎? 台灣之所以是今天的台灣,是因為受美國影響大,蔣介石不敢過份造次,但不幸的仍有部分中華文化的四種遺毒,所以仍不經意流露出"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年輕人草莓族"的階級跟奴性

     只要還相信中華文化博大精深,很抱歉,你就難自稱是有尊嚴的自由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tl 的頭像
mtl

Mtl's Hanger

mt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