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諾貝爾醫學獎得主之一 Dr.Elizabeth Blackburn,就在我們學校喔! 與有榮焉,她每年的呼聲都很高,可是就差臨門一腳,考量她的研究主題,這算是遲來的正義吧

   諾貝爾獎中我只覺得物理,化學跟醫學獎值得尊敬,他們是真正的替人類開疆擴土,其他文學,經濟學跟和平獎標準太主觀,特別是和平獎為政治服務,能得醫學獎的通常都是一個研究學門的開山祖師,像是少林的達摩,武當的張三丰,替後來的人打下根基,Dr.Blackburn 是發現 telomere 的學者之一,為什麼正常細胞分裂次數不是無限,而癌細胞是無限的,主因之一就是在每個染色體末端的 telomere,細胞分裂的計數器,正常細胞分裂一次就短一截,而癌細胞有辦法修補,telomere 已經被發現三十多年了,靠此吃飯的徒子徒孫一大堆,發現者居然沒有更早拿到諾貝爾獎讓我驚訝,不過科學就是得長期被檢驗,確定沒錯才能頒獎,如果頒給一個後來被推翻的學說那可是很糗的,也因此有些大師活不到那時候,諾貝爾獎是不頒給死人的

   我小時候的願望真的是拿諾貝爾獎,我也不怕到處講,不過現在有個工作就算奢求了,諾貝爾獎的貢獻等級必須跳出框框思考,做當時沒有人瞭解或有興趣的東西,既然沒有人瞭解或有興趣要拿到經費就很難的,要忍受被質疑的孤獨,不保證將來成功,造就英雄時也造就更多砲灰,再者真的要犧牲很多家庭時間,這兩點我都做不到,我能想到的比喻,諾貝爾獎得主就得像哥倫布勇於挑戰航向新大陸,我嘛就像等哥倫布發現美洲後去繪製地圖的製圖師,在已知的領域補足還未知的部分,我的個性就是如此,思想保守,不太敢創新又不想犧牲家庭生活,我認命了

   猶太人只佔世界人口的 0.25%,但是產生 178 個以上的諾貝爾獎得主,佔了全部得主的四分之一,這才是對人類整體進展做出貢獻,我不想聽來像種族歧視,但是我很想碰個回教徒,問他們說回教文化對人類整體有什麼貢獻? 我真的想不出現代有什麼發現或制度要感謝回教文化的,如果沒有接觸西方文化,阿拉伯人可能挖出石油都不知道怎麼用吧!

   我覺得回教徒每天花那麼多時間拜阿拉讀經,大白天那麼多年輕力壯的人在清真寺,大概沒時間做有用的事,像哥白尼,伽利略或達爾文敢挑戰宗教者大概都被處死,當然這些是我現在的偏見,期待認識些回教徒讓我改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tl 的頭像
mtl

Mtl's Hanger

mt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